乡村振兴的塘约故事:“抱团发展”走新路

本网讯 “他们把改革开放初分下去的承包地,重新集中起来,全村抱团发展,走集体化道路。变化和成效惊人。我在这里看到了:百姓的命运、国家的前途、党的作用、人民的力量。”当代著名学者、作家王宏甲在《塘约道路》一书中如此写道……
 

  塘约,一个自从生产队解体后就冷清了几十年的普通村寨,在党的十八大以来,紧密结合自身实际,以“三权”促“三变”改革为抓手,自力更生,艰苦奋斗,积极探索,大胆创新,走出了一条“党建引领、改革推动、合股联营、村民自治、共同富裕”的新时期脱贫攻坚塘约之路,在全社会产生了广泛影响,一时成为全国深化农村改革的明星村。
 


 

  那些“单打独斗”的穷日子
 

  11月13日,冬月早晨的塘约村,寒意渐浓。
 

  当过小队会计、民兵排长和参加修过湘黔铁路的72岁塘约村村民杨成凯在他家里为记者讲述了他及他一家的奋斗故事。
 

  四十年前,杨成凯带着两个女儿和尚在襁褓中的儿子挤在祖辈留下的砖木老房子里,和媳妇没日没夜挣的工分还不够全家的温饱。
 

  当时整个生产队包括杨成凯最大的心愿就是:解决一家人的温饱问题和让一家人有一个像样的“窝”。就在大家还在这事发愁的时候,发端于1978年安徽省凤阳县小岗村的“大包干”,即后来的农村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也扩展塘约这个小山村,村里开始实行分田到户,杨成凯家也分到了6亩责任田。
 

  “我就更加拼命地、起早摸黑的忙到种田,家里除了种自己的责任田,我和媳妇还把房前屋后的小荒地开垦出来,种上玉米、洋芋等农作物,几十年下来,我和媳妇都是本本分分的种田,侍弄土地,虽然解决了温饱,但终究摆脱不了贫困。”谈起往事,杨成凯一脸酸楚,因为在那段最艰苦的时光,就算自己再努力,始终改变不了贫穷的困境,一家六口人继续挤在上百年的破旧老屋里。
 

  “儿子听说沿海地区搞开发,需要大量的劳力,在98年开始外出打工,先后去了深圳、广州和温州,前后打了十年的工。”1992年,邓小平南巡,国家新一轮改革开放启动,沿海城市对外开放也给杨成凯的儿子带来了发展机遇。为摆脱贫全家人的穷苦困境,儿子杨定发不得不选择南下打工的生活。
 

  打工十年,挣了点钱回来的杨定发乘着90年代末乡镇企业大发展的东风在镇里办了木材加工厂,前后做了三四年的木材加工生意。2008年,杨定发用多年打工及做生意的全部储蓄共20万,修了两层楼的新房,一家六口从此告别了住了上百年的破旧老屋。
 

  “虽然居住条件得到了初步改善,但家里的贫穷依旧没能改变。”杨成凯坦言,由于没有固定收入,土地的收成少,儿子杨定发赚的全部积蓄修了房子,一家人仍然过着苦日子。
 

  “抱团发展”走新路
 

  “农民的出路,还是要到赖以生存的土地上去找。”这是塘约村村民坚守一生的人生信条。
 

  2008年,和杨成凯儿子一样外出打过工,办过工厂,做过服装生意的同村的年轻后生唐从富包了十多亩地搞起了蔬菜种植产业。
 

  今年53岁的村民唐从富,在杨成凯眼中是一个吃得苦,敢干事的年轻人。
 

  自从打算包土地搞蔬菜产业以后,唐从富在几年时间里自学了种菜管理方法,深入市场调研合理选择菜种,并自费学习企业化规范管理。通过一定积累,唐从富与省内外菜商达成了售卖协议,蔬菜广销成都、重庆、武汉等地。
 

  在2010年时候,唐从富成功了,一年下来荷包里多了10万块钱,真正变成了“唐老板”。
 

  但在那一年,像唐从富一样能“承包土地搞蔬菜产业”的年轻人只有他一个,大多数村里人,还和杨成凯一样靠种植传统农业过着穷日子。
 

  2014年,塘约村遭遇洪灾。“这场大水把大家都冲得一贫如洗,受灾最严重的白纸厂寨是穷到底了,困难到底了。”村支书左文学回忆起那年的那场洪水时还稍显后怕,战胜天灾的最好办法不是修桥铺路,而是发展壮大的村集体经济,所以那时候最重要的事就是把村民重新组织起来,靠集体的力量抱团发展。
 

  左文学查阅了2013年的《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加快发展现代农业,进一步增强农村发展活力的若干意见》,知道该文件指出全国要全面开展农村土地确权登记颁证工作,为最大化地激活农村土地效益,推进农村产业规模化发展提供了新的保障,新的农村土地政策,进一步增强了左文学发展农村集体经济的信心。
 

  穷则思变,以村支书左文学为代表的村干部们决定走农村改革道路,推进村里产业集体化、规模化发展。随之塘约村成立了“村社一体”的合作社,将零散的土地重新集中起来,全村得以实现产业结构调整和规模发展。
 

  早在2010年就尝了土地规模化经营甜头的唐从富,更是深知农业产业规模化、集约化、品牌化发展所能够带来的好处。
 

  村里于2014年成立合作社成立以后,唐从富就和村里达成协议,村集体以14万元的价格收购了他的150亩蔬菜和承包土地使用权,自己以及自己的团队也被左文学支书以月底薪2500元“挖”到合作社担任农业生产技术总监,成为了村级合作社的蔬菜种植的“一把手”。
 

  如今的唐从富是个不折不扣的大忙人,每天不是在土地上转悠就是在去土地转悠的路上,技术指导、招商销售、产业规划等一系列产业发展问题都是他要思考解决的事情,以前每天都会看新闻联播的他,现在更多的是在田间地头奔波。
 

  “现在担起的是整个村子的希望,比以前多了很多压力,同时也更有动力。”发展蔬菜产业十多年,唐从富手上已有了稳定的客源,以他以往的规模,一年至少也有10万元左右的收入,但是一人富不是真正的富裕,全村人一起富裕才是硬道理。他表示,当自己在做一件好事的时候,他会感觉很自豪,很骄傲,这不是金钱能够换来的。
 

  乡村振兴焕新颜
 

  如今,记者在塘约村看到的是这样的场景:一条条道路笔直洁净,修建的广场上笑声连连,一座座农家院落干净整洁,一排排内容丰富的文化墙十分吸睛……一幅幅美丽的画卷,一曲曲和谐的“乐章”,无不彰显着塘约村群众生活的惬意。
 

  “土路变成了宽敞洁净的柏油路,家家户户住上了崭新的楼房,房前屋后种上了各种各样的树木,街道干干净净,生活在这样的环境里,老了也很幸福。”72岁的村民杨成凯为村里的大变化点赞。
 

  塘约全村人的富裕,从数据中得到体现:2014年,外出务工人数为860人,2015年为352人,2016年降到50人;贫困人口数从2014年的643人,降到2015年的82人,2016年则全部脱贫;2014年,村集体经济不到4万元,2015年增长到81.4万元,2016年更倍增到202.4万元,到2017年则达到了312万元;2014年村人均收入3786元,2015年翻一番达到7943元,到2016年时,涨到了10030元,2017年更增长到了11300元。
 

  “年纪大了,儿子又在外面做点生意,儿媳打零工,我们也做不动庄稼了。”据杨成凯介绍,2015年,他家的3.5亩水田和2.5亩旱地就流转给了村里的合作社,每年参与分红,村里的年轻干部们敢闯敢干,他们把全村2800多亩土地集中起来搞规模化经营,效果确实好,2016年年底他家通过分红就得了将近4000块钱,比起拿田包给别人种一年只得600块钱好得太多了。
 

  每天下午,杨成凯还和村里的几个老兄弟约起到村活动室下下象棋,打打牌……
 

  一个村庄就是一段历史,一个村庄都有自己的故事。每个村庄的变迁虽然不同,但每个村庄沐浴改革开放春风、感受改革开放成果、分享改革开放红利的机遇都是相同、相等、相互的,杨成凯一家和唐从富的故事就是塘约的故事,塘约故事背后的的变迁也是我省乃至全国广大农村变迁的缩影。(安顺日报社全媒体记者 伍水清 陈斌)

评论

  • 相关推荐
  • 资讯
  • 文化
  • 疾病
  • 政策
  • 诊疗
  • 教育
  • 公益
  • 中医